第一千零七十五章?王玄阳

当王玄阳笑眯眯的声音在石殿中传开时,原本还算是热闹的殿内顿时变得安静下来,一道道噙着各种情绪的目光投向了黑色圆桌上的周元。

对于王玄阳的发难,其实在场的人不算太意外。

此前五大联盟与天渊域的战争,背后就是万祖域一手所发动,但这场战争的结果却是算不上什么好,颛烛入圣归来,彻底的打乱了万祖域的图谋。

到得最后,不仅什么没捞到,反而还害得手下的小弟们损失惨重,如那三山盟,被迫举宗搬迁,不说诸多资源的损失,光是那颜面就丢得干干净净。

而这种丢份,无疑也会波及到一些万祖域。

所以总体说来,此次的战争,万祖域算是输了。

这无疑是令得万祖域上上下下憋着一口气,毕竟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,类似的打击从未遇见过,如今突然在不怎么瞧得上眼得天渊域身上碰了一头血,怎么能通透得了。

这就导致如今的天渊域与万祖域彼此都有些不对付,如今在这里碰见,以王玄阳的性格,自然是会有诸多的挑衅。

而且最为重要的是,周元坐在这里,刚好是给了他最好的由头。

毕竟如今这圆桌上的诸位,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天阳境后期,而周元这天阳境中期坐在这里,就如群虎中混进了一头独狼般。

不过面对着王玄阳的生事,周元面色倒是平淡,颇有养气功夫。

但秦莲却是忍不了,寒着脸道:“王玄阳,周元是我天渊域元老,他若是没资格坐在这里,你岂不是连门都没资格进?”

王玄阳慢悠悠的道:“天渊域元老?呵呵,既然是元老,那就应该去法域强者的会议啊,怎么会跑到我们这些天阳境小辈的场子来了?”

场中有人暗自发笑,如果按照身份来算的话,周元倒的确是能够去那法域强者的会议,只是想到那一幕,他们就忍不住的感到滑稽。

如果说周元在这里,还能够说是群虎中混进一头狼,那么到了法域强者的会议,他恐怕就得变成蝼蚁了...

王玄阳笑吟吟的盯着周元,道:“你们天渊域喜欢这么儿戏的将元老位置随意赐予,那是你们的事,所以可别以为我们其他的势力会认账。”

“既然来了这里,就莫要再提什么元老身份,徒惹人笑话罢了...”

周元目光一抬,也是冲着王玄阳一笑:“那应该提什么?”

“当然是各自的真实实力,不然的话,进了那古源天,难道遇见其他天域的队伍,你就拿出这元老身份去吓唬别人吗?”王玄阳似笑非笑的道。

周元点点头:“那我觉得我的实力勉强还算是够,所以就不劳阁下费心了,至于在古源天遇见其他天域的人我要如何做...那就,关你屁事?”

待得那最后四个字一出,殿内不少人眼睛都是忍不住的瞪大了一点,目光直直的望着面带微笑的周元。

谁都没想到,这位天渊域的元老,竟然会如此的...直白以及不给王玄阳面子...

不过想想也对,虽说周元只是天阳境中期的实力,但他这天渊域元老的身份是绕不开的,他还真是不需要给王玄阳半分的脸面...

紫霄域的位置,那冬叶面无表情,不过对于周元与王玄阳她都没什么好感,于是微微转头对着后面的苏幼薇道:“太粗鲁了。”

苏幼薇轻笑一声,美目忽闪忽闪的盯着周元:“没有呀,我倒是觉得很真实。”

冬叶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,这都能跟真实扯上关系,我觉得你才更真实!

冬叶心中有些恼火,原本还想在苏幼薇这里给周元上点眼药,结果这个妮子满眼睛都是那家伙,这简直已经是病入膏肓了。

“这家伙究竟有什么好的...”冬叶无奈,在她看来,周元如此不客气,以那王玄阳的脾气,怕是忍不了的。

果然,正如冬叶所料,王玄阳脸庞上的笑容微微收敛,下一瞬,他手中黑白玉扇猛的合拢。

咻!

一道黑白之光暴射而出,直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周元而去。

黑白之光掠过,隐隐有着异样的香气。

“阴阳毒瘴?”

场中不少识货的人,他们见到那散发着异香的黑白之光,眼神顿时一凝,那是王玄阳的一种独特手段,以自身阴阳源气再配合诸多秘材炼制而出的一种毒瘴。

据说一旦染了此毒,便会沉浸于肉欲之中,丧失理智。

此毒极为的难缠,能够穿透源气,直指神魂,面对着他这般毒瘴,就算是同等级的强者都得小心翼翼,不敢沾染。

王玄阳祭出此毒瘴,也是用心险恶,他倒不指望此毒毒杀周元,而是要他当众出丑,丢尽颜面,从而也令得天渊域颜面大失。

王玄阳与周元位置相隔不远,他这般突然出手,太过的迅猛,导致于一直戒备的秦莲此时都来不及出手,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黑白之光射向周元。

周元体内的源气在受到攻击的那一瞬,也是自动的涌出,迅速的在面前形成了一层屏障。

嗤!

但那黑白之光却是在接触源气屏障的瞬间直接穿透而进,然后射进了周元眉心。

黑白之光在周元眉心绽放。

殿内不少目光都是变得戏谑起来,想必是在等待着一场好戏,这周元中了王玄阳的阴阳毒,接下来不知道会如何的失态。

王玄阳也是托着下巴,笑眯眯的盯着周元,只是那眼眸深处,一片冰冷残酷。

大殿内气氛变得安静下来,所有视线都聚集在周元的身上。

不过在他们的注视下,周元眉心的黑白之光并没有继续的扩张,而他那双目之中,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失去理智的神采。

只见得他的身躯上,竟是有着无形的火焰开始升腾燃烧起来。

而黑光之光一遇见此火,便是迅速的消融。

短短不过数息,就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。

这一幕落得众人的眼中,顿时引起了一些惊呼声:“这是...护身魂炎?”

“如此强盛的魂炎,这得化境中期的神魂吧?”

“一般化境中期的神魂都无法凝炼出如此雄厚的魂炎,这家伙的神魂境界,恐怕已是抵达中期顶峰了...”

众人看向面色平淡的周元时,已是有些惊奇,难怪他并不惧对方的毒瘴,那阴阳毒瘴直指神魂,可周元神魂强盛,直接凝炼出魂炎护身,那毒瘴根本不可能侵入神魂的。

在场的这些人,或许都是天阳境中的佼佼者,但若是要纯粹的比神魂境界,能够比得上周元的人,恐怕并不多。

黑白之光消融,那王玄阳的双目也是微微虚眯起来。

这般出手,却是无功而返,这令得他脸庞上的笑容彻底的散去,毕竟以他的实力,率先出手袭击周元,却是毫无建树,这本身就是个挺丢脸的事情。

“这小子...”王玄阳眼神冰寒。

“王玄阳,你找死!”

不过此时,一道蕴含着杀意的冷冽声音陡然响起,只见得秦莲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半空中,纤手一握,一柄雀刀闪现而出,一刀便是裹挟着恐怖源气,狠狠的对着王玄阳斩了下去。

那一刀的声势,连虚空都是震碎开来。

王玄阳面色冷漠,手中黑白玉扇一抬,其上有黑白源气形成漩涡,直接是与那斩下的刀锋硬碰在一起。

铛!

金铁之声响彻,恐怖的源气风暴肆虐开来。

各方强者纷纷出手,将扑面的源气冲击波化解。

而秦莲与王玄阳身躯也是微微一震,后者手掌轻拍了一下扶手,石椅扶手裂开一道缝隙,而秦莲则是身影倒射而退,落在地面时,急退了数步。

显然,这般交锋中,还是王玄阳更胜一筹。

不过这也并不奇怪,王玄阳在天阳榜上的排名,本来就比秦莲更高。

秦莲一击被挡,眼眸更寒,源气爆发,又要出手。

王玄阳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道:“你一个人可不够,要不要再将你们这周元元老加进来?”

周元面无表情,眼中有着一抹杀意浮现,身子缓缓的站起。

“王玄阳,你也够了吧?”

不过此时,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的响起,一股恐怖的源气威压弥漫开来,诸多目光投射而去,汇聚在了武神域的关青龙身上。

双方越闹越大,若是再不制止,这场会议怕是开不下去了。

王玄阳看了关青龙一眼,旋即笑眯眯的耸耸肩,黑白玉扇轻轻展开,源气威压收敛,然后冲着周元微笑道:“周元元老,古源天危机重重,你可得时刻紧跟着秦莲,否则遇见什么事,你这天渊域元老恐怕会死得很快。”

周元也是伸手将脸若寒霜的秦莲阻拦下来,同样面带笑意,声音温和。

“阁下也多小心点吧,不过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,念在同为一个天域的份上,我会尽可能帮你把尸体带回来的。”

两人笑意吟吟,似是干戈暂息,可那眼眸深处,却皆是有着冰寒杀意在流转。